Contact Us

Use the form on the right to contact us.

You can edit the text in this area, and change where the contact form on the right submits to, by entering edit mode using the modes on the bottom right. 

         

123 Street Avenue, City Town, 99999

(123) 555-6789

email@address.com

 

You can set your address, phone number, email and site description in the settings tab.
Link to read me page with more information.

艺术评论

再见溪山行旅图 黄腾辉 压克力彩 2017 130x90cm

再见溪山行旅图 黄腾辉 压克力彩 2017 130x90cm

《园丁见证玫瑰是玉琢的》  郑愁予


天廷玫瑰都是玉琢的
玉皇敕天工以璞玉琢玫瑰
瓣瓣含情 朵朵傲立
赋天真为人间造美
立秋时分玉皇御驾巡狩
立了玫魂公主沵世香氲
立了玫瑰王子衿袖芳馨
乃受封为统领群芳的花魂
天教四季绽放
欢享永世童颜
玉皇创玫瑰自娱更惠庶民
邻里传代伴管弦永恒花园
寻访一位永恒的园丁啊!
最好是诗人吧
《寂寞的人坐着看花 …》
这不是愁予之愁么?
是的,一位永恒的
玫瑰花园的园丁!

朱良志 (北京大学哲学系教授、美学研究中心主任)

腾辉的画追求一种仙灵意识,他展示了生命的充实、丰满、宁静、高贵、灿烂和幽深。腾辉在浪漫和寂寞中,寻找归乡的路。

高建平 (中国国际美学协会主席、社科院研究员)

黄腾辉在灵魂中坚守着一朵独属于他生命世界的玫瑰—这朵玫瑰是他人生梦想与挚爱的原点,这个原点建筑了他的艺术世界。

肖 鹰 (著名评论家、北京清华大学哲学系教授)

让艺术重新成为爱的至上表现,从而超越技艺和流派而回归艺术本真的动机,这是黄腾辉玫瑰艺术的真正主题 。

徐恩存(中国美术总编辑、北京清华大学教授)

”玫瑰”,在黄腾辉的艺术中,是一个象征的人文符号,而我们在这里,看到的是,世界永恒的诗意,以及人在内心世界中对真、善、美的不倦追求。

水天中 (著名评论家、中国油画学会常务理事)

在绘画和诗歌的历史上,有过各种不同情调的玫瑰,黄腾辉的玫瑰是槷情和充满活力的,它们明艳、浓郁而且炽热,即使在暗夜里,在厅堂中,也无拘无束地展、开放,向暗淡的夜空炫耀它们的光华,画家以他热情的笔触留住了玫瑰炽槷的青春,有这样的艺术家,玫瑰并不寂寞。

邓平祥 (中国油画学会理事,湖南美术家协会名誉副主席,天津美术学院客座教授)

在文化史上这两种方式都有大师,都有经典的作品,如德洛克罗瓦的《自由领导着人民》是“广义政治学”的方式,梵高的《向日葵》是“审美的人生”方式,黄腾辉使人想起海德格尔的“诗意生存”的著名哲学命题,我还想到了李渔的《闲情偶寄》,想到了李枚的诗化庭园。黄腾辉的作品让我们相信;只有审美的人,才是最高境界的。

陶咏白 (艺术评论家,<中国油画>(1700―1985)》史册画集主编)

黄腾辉的玫瑰,缤纷绚丽,热烈奔放,充盈着生命激情,洋溢着浪漫情调。

徐恩存(中国美术总编辑、北京清华大学教授

黄腾辉可以归属到梵古,马蒂斯,梅原龙三郎,廖继春一路画风,以直率的笔触去营造感觉中的世界,且笔触以条状为主,或短,或长,或呈弧线,或为曲线,一笔上去颜色厚重,笔触与笔触之间不加刻意的融和,在色相的鲜明表达中,体现出源于画家自我的力度和厚度,即一种令人感动的生命精神在其中得到表现。黄腾辉的作品体现为一种绝对”原创性”与”理想主义色彩”,并以源于生命感悟而来的艺术语言──独特的构图、色彩和笔触的组合,一起构成了画家对精神意义的终级追问,他不断唤醒人们在回到淳朴中找回文明世界中失落的永恒。正是因为这样的独特与表现,黄腾辉的作品体现了人与艺术关系的深刻本质,体现了艺术的高贵真实和原创的纯洁性。

朱良志 (北京大学哲学系教授、美学研究中心主任)

我在研究中国传统文人画的过程中,发现真正的艺术家,都有一种内在的浪漫,浪漫几乎是艺术家的天性,没有这点,局促,扞格,与物相刃相摩,哪里会产生真正的艺术。渊静的倪云林,晚号幻霞,云霞般的灿烂,不是外在的表相,而是生命根源处的腾踔,他要在烟霞之外求烟霞。他画一幅桃源图,画面上并无桃花,他题诗说:“源上桃花无处无。”腾辉也是在玫瑰之外求玫瑰。玫瑰乃至天底下一切美好的存在,都是暂时的,瞬间即逝的,无常的。腾辉的画追求一种仙灵意识,童话般的纯净无染,神话般的超凡幽深。他要展示生命的充实、丰满、宁静、高贵、灿烂和幽深。他时而莞尔一笑,时而卒然高蹈,只在这自心的腾踔。他要借灿烂的玫瑰,留住永恒,留住活力,留住生命的明艳,留住世界的幽深。腾辉在浪漫和寂寞中,寻找归乡的路。

肖鹰-读台湾画家黄腾辉新作

【岛屿凝想】这幅油画,以中国水墨画的大写意笔调,信笔横扫出一片海天世界。前景中的两个焦黑凝重的块面,既可以看作浊流涌聚的水域,又可以看作笼罩于暗夜中的陆屿。重要的是,这两个不可定义的块面,在大小差异之间,同时表现出对峙与相依的张力。越过它们,是远景中苍茫无尽的灰调,似乎是白色的基调包涵了无数杂色而未致溶融之际的浑然。此画,也许是某个历史时刻的深沉追思,因此弥散着难以言说的沉重思绪;但也可能是经历者的坚韧愿景,中景中那点染式的一丛黑褐,从而显现出不可抹去的一束光彩。

贾方舟(中国当代著名艺术评论家及策展人)

在西方现代各流派中,野兽派在日本的影响最大,波及的时间也最长,先后形成三次热潮。其中最具代表性也最有成就的梅原龙三郎。梅原龙三郎曾经到中国写生并画过不少有玫瑰花的静物。中国留日的第一代油画家就曾受到他的影响。从画风上,可以说,黄腾辉是直接承继了从马蒂斯到梅原龙三郎再到廖继春这一流脉的画风。

詹前裕(东海大学美术系主任)

很多艺术家都曾经画过玉山,黄腾辉写生创作<粉红色的玉山>,画下台湾的最高峰,来隐寓象征台湾人坚持不懈的精神,画作气势雄浑,五彩缤纷,前景的装饰性色彩,与有力粗犷的黑线条,全然受到欧洲野兽主义的启发,中景的蓝色山脉与浅蓝天色,衬托出玉山山脉的优美色彩,充满晨光与喜悦的氛围,画作清楚的表达了作者情感和性格并在整体上是和谐一致,玉山之美,令人印象深刻。

许敏熊 (国立台湾艺术大学美术学系副教授)

黄腾辉绘画中的形式变新追求和抽象化风格,并不是形式主义的抽象追求,而是独出于他的生命感触和心灵渴望。在他的画作中,笔触刷痕犹未干,转身又是一抹,依然是朵玫瑰的鲜红,俯身探视又是一朵似曾相识,一朵永恒美丽的玫瑰。

亚洲周刊

「人生有许多种不同的灿烂方式,黄腾辉总在生命中不同的阶段,延续梦想的轨道行走;他透过玫瑰里的爱情与理想,推展二十一世纪的生活品质文化。」与其说是他表现玫瑰,不如说是黄腾辉才是小王子的那一朵玫瑰。

彼岸的世界 黄腾辉 压克力彩 2018 100x80cm

彼岸的世界 黄腾辉 压克力彩 2018 100x80cm

我在哪里 黄腾辉 压克力彩 2017 61x50cm

我在哪里 黄腾辉 压克力彩 2017 61x50c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