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act Us

Use the form on the right to contact us.

You can edit the text in this area, and change where the contact form on the right submits to, by entering edit mode using the modes on the bottom right. 

         

123 Street Avenue, City Town, 99999

(123) 555-6789

email@address.com

 

You can set your address, phone number, email and site description in the settings tab.
Link to read me page with more information.

藝術評論

再見溪山行旅圖 黃騰輝 壓克力彩 2017 130x90cm

再見溪山行旅圖 黃騰輝 壓克力彩 2017 130x90cm

《園丁見證玫瑰是玉琢的》  鄭愁予


天廷玫瑰都是玉琢的
玉皇敕天工以璞玉琢玫瑰
瓣瓣含情  朵朵傲立
賦天真為人間造美
立秋時分玉皇禦駕巡狩
立了玫魂公主濔世香氳
立了玫瑰王子衿袖芳馨
乃受封為統領群芳的花魂
天教四季綻放
歡享永世童顏
玉皇創玫瑰自娛更惠庶民
鄰里傳代伴管弦永恆花園
尋訪一位永恆的園丁啊!
最好是詩人吧!
《寂寞的人坐著看花 …》
這不是愁予之愁麽?
是的,一位永恆的
玫瑰花園的園丁!

朱良志  (北京大學哲學系教授、美學研究中心主任)

騰輝的畫追求一種仙靈意識,他展示了生命的充實、豐滿、寧靜、高貴、燦爛和幽深。騰輝在浪漫和寂寞中,尋找歸鄉的路。  

高建平 (中國國際美學協會主席、社科院研究員)

黃騰輝在靈魂中堅守着一朵獨屬於他生命世界的玫瑰—這朵玫瑰是他人生夢想與摯愛的原點,這個原點建築了他的藝術世界。

肖 鷹  (著名評論家、北京清華大學哲學系教授)

讓藝術重新成為愛的至上表現,從而超越技藝和流派而回歸藝術本真的動機,這是黃騰輝玫瑰藝術的真正主題 。

徐恩存(中國美術總編輯、北京清華大學教授)

”玫瑰”,在黃騰輝的藝術中,是一個象徵的人文符號,而我們在這裡,看到的是,世界永恆的詩意,以及人在內心世界中對真、善、美的不倦追求。

水天中  (著名評論家、中國油畫學會常務理事)

在繪畫和詩歌的歷史上,有過各種不同情調的玫瑰,黃騰輝的玫瑰是槷情和充滿活力的,它們明艷、濃鬱而且熾熱,即使在暗夜裡,在廳堂中,也無拘無束地展、開放,向暗淡的夜空炫燿它們的光華,畫家以他熱情的筆觸留住了玫瑰熾槷的青春,有這樣的藝術家,玫瑰並不寂寞。

鄧平祥 (中国油画学会理事,湖南美术家协会名誉副主席,天津美术学院客座教授)

在文化史上這兩種方式都有大師,都有經典的作品,如德洛克羅瓦的《自由領導著人民》是“廣義政治學”的方式,梵高的《向日葵》是“審美的人生”方式,黃騰輝使人想起海德格爾的“詩意生存”的著名哲學命題,我還想到了李漁的《閒情偶寄》,想到了李枚的詩化庭園。黃騰輝的作品讓我們相信;只有審美的人,才是最高境界的。

陶詠白 (藝術評論家,<中国油画>(1700―1985)》史冊畫集主編)

黃騰輝的玫瑰,繽紛絢麗,熱烈奔放,充盈著生命激情,洋溢著浪漫情調。

徐恩存(中國美術總編輯、北京清華大學教授)

黃騰輝可以歸屬到梵古,馬蒂斯,梅原龍三郎,廖繼春一路畫風,以直率的筆觸去營造感覺中的世界,且筆觸以條狀為主,或短,或長,或呈弧線,或為曲線,一筆上去顏色厚重,筆觸與筆觸之間不加刻意的融和,在色相的鮮明表達中,體現出源於畫家自我的力度和厚度,即一種令人感動的生命精神在其中得到表現。黃騰輝的作品體現為一種絕對”原創性”與”理想主義色彩”,並以源於生命感悟而來的藝術語言──獨特的構圖、色彩和筆觸的組合,一起構成了畫家對精神意義的終級追問,他不斷喚醒人們在回到淳樸中找回文明世界中失落的永恆。正是因為這樣的獨特與表現,黃騰輝的作品體現了人與藝術關係的深刻本質,體現了藝術的高貴真實和原創的純潔性。

朱良志  (北京大學哲學系教授、美學研究中心主任)

我在研究中國傳統文人畫的過程中,發現真正的藝術家,都有一種內在的浪漫,浪漫幾乎是藝術家的天性,沒有這點,局促,扞格,與物相刃相摩,哪里會產生真正的藝術。淵靜的倪雲林,晚號幻霞,雲霞般的燦爛,不是外在的表相,而是生命根源處的騰踔,他要在煙霞之外求煙霞。他畫一幅桃源圖,畫面上並無桃花,他題詩說:“源上桃花無處無。”騰輝也是在玫瑰之外求玫瑰。玫瑰乃至天底下一切美好的存在,都是暫時的,瞬間即逝的,無常的。騰輝的畫追求一種仙靈意識,童話般的純淨無染,神話般的超凡幽深。他要展示生命的充實、豐滿、寧靜、高貴、燦爛和幽深。他時而莞爾一笑,時而卒然高蹈,只在這自心的騰踔。他要借燦爛的玫瑰,留住永恆,留住活力,留住生命的明豔,留住世界的幽深。騰輝在浪漫和寂寞中,尋找歸鄉的路。  

肖鷹-讀台灣畫家黃騰輝新作

【島嶼凝想】這幅油畫,以中國水墨畫的大寫意筆調,信筆橫掃出一片海天世界。前景中的兩個焦黑凝重的塊面,既可以看作濁流涌聚的水域,又可以看作籠罩於暗夜中的陸嶼。重要的是,這兩個不可定義的塊面,在大小差異之間,同時表現出對峙與相依的張力。越過它們,是遠景中蒼茫無盡的灰調,似乎是白色的基調包涵了無數雜色而未致溶融之際的渾然。此畫,也許是某個歷史時刻的深沉追思,因此彌散著難以言說的沉重思緒;但也可能是經歷者的堅韌願景,中景中那點染式的一叢黑褐,從而顯現出不可抹去的一束光彩。

賈方舟(中國當代著名藝術評論家及策展人)

在西方現代各流派中,野獸派在日本的影響最大,波及的時間也最長,先後形成三次熱潮。其中最具代表性也最有成就的梅原龍三郎。梅原龍三郎曾經到中國寫生並畫過不少有玫瑰花的靜物。中國留日的第一代油畫家就曾受到他的影響。從畫風上,可以說,黃騰輝是直接承繼了從馬蒂斯到梅原龍三郎再到廖繼春這一流脈的畫風。

詹前裕(東海大學美術系主任)

很多藝術家都曾經畫過玉山,黃騰輝寫生創作<粉紅色的玉山>,畫下台灣的最高峰,來隱寓象徵台灣人堅持不懈的精神,畫作氣勢雄渾,五彩繽紛,前景的裝飾性色彩,與有力粗獷的黑線條,全然受到歐洲野獸主義的啟發,中景的藍色山脈與淺藍天色,襯托出玉山山脈的優美色彩,充滿晨光與喜悅的氛圍,畫作清楚的表達了作者情感和性格並在整體上是和諧一致,玉山之美,令人印象深刻。

許敏熊 (國立台灣藝術大學美術學系副教授)

黃騰輝繪畫中的形式變新追求和抽象化風格,並不是形式主義的抽象追求,而是獨出於他的生命感觸和心靈渴望。在他的畫作中,筆觸刷痕猶未乾,轉身又是一抹,依然是朵玫瑰的鮮紅,俯身探視又是一朵似曾相識,一朵永恆美麗的玫瑰。

亞洲週刊

「人生有許多種不同的燦爛方式,黃騰輝總在生命中不同的階段,延續夢想的軌道行走;他透過玫瑰裡的愛情與理想,推展二十一世紀的生活品質文化。」與其說是他表現玫瑰,不如說是黃騰輝才是小王子的那一朵玫瑰。

彼岸的世界 黃騰輝 壓克力彩 2018 100x80cm

彼岸的世界 黃騰輝 壓克力彩 2018 100x80cm

我在哪裡 黃騰輝 壓克力彩 2017 61x50cm

我在哪裡 黃騰輝 壓克力彩 2017 61x50cm